立刻报名  上海全鼎软件培训  软件开发

IT职业教育的未来

2010-02-07 15:13:19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0

杨明:IT职业教育十年繁荣的背后存隐忧 “现在IT职业教育也好,整个职业教育形势也好,我觉得整体面临一个很大的压力。”北大青鸟IT教育CEO杨明在接受腾讯教  育《超级私访》栏目采访时,如是说。 IT职业教育成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杨明:IT职业教育十年繁荣的背后存隐忧
“现在IT职业教育也好,整个职业教育形势也好,我觉得整体面临一个很大的压力。”北大青鸟IT教育CEO杨明在接受腾讯教  育《超级私访》栏目采访时,如是说。
IT职业教育成功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让职业教育回归它的本质,这是我们成功的关键,而不是靠每天的创新。”
从2002年起,北大青鸟APTECH连续七年高速增长,从最初8.3%的市场份额到如今市场占有率38.6%,营收多达18个亿,杨明所率领的北大青鸟APTECH无疑是IT职业教育行业最大的赢家。
“我觉得成功里面很少有标新立异的东西,所谓的标新立异,只有两个例外。第一是当初我们率先提出培养软件蓝领,这个在当时社会上是全新的东西,引发好几年的变革。第二是我们率先提出教育是可以标准化的,并且经过几年的实践成功了。”说这话时,杨明语调平和,轻描淡写,也许在他眼里,这两个在业内人士看来颇具影响力的“例外”,这两个甚至可以说是颠覆性的概念,却并不是北大青鸟APTECH成功的根本原因。
“中国教育行业出现问题时,往往只看过程,而把结果扔一边。”比如说高等教育,老师上完两节课之后,你还能把他怎么样,因为我们所有人都认为他所有的任务结束了,我们把过程当作了结果,认为把这个事做了就是结果。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大学毕业生找工作困难,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但有谁想到去投诉自己的母校?上四年大学,花了几万块钱,却找不到一个工作,培养人才的大学难道不该负责任吗?教育这件事情,大家都忘了结果是什么,只把它当成一个过程,上完大学就是上完大学了,结果是什么?就是一张纸,大学毕业证书。这是教育在某种层面上的一种迷失。
“但我们不能像高等教育这样做事,我们的学生毕业找不到工作会来找我们,甚至会到行政管理部门投诉我们。”杨明说,北大青鸟APTECH成功的原因在于把最传统的教育回归到它的本质,职业教育抛掉形式的东西之外,追求它真正的结果——就业。用传统的方法、传统的理念、传统的价值观做IT职业教育,并且能够坚持不降低标准甚至提高标准地持续地做下去,把想做的事情做成真的了,不是简简单单地当作过程。“这才是我们成功的关键,而不是靠每天的创新。”
IT职业教育欣欣向荣的背后,是否存在发展瓶颈?
“整个社会资源在教育投入上不均衡,职业教育目前还仅仅是教育机构和学生、家长的事,而职业教育要真正成功,必须应该是全社会的事。”
中国的IT职业教育蓬勃发展了近十年,从整个社会的认知来讲,完成了从无到有,从低端到中高端,从厂商认证到像北大青鸟APTECH为代表的以系统化培训为主的转变,可谓风起云涌、沧海桑田。越来越多的大专毕业生、本科毕业生参与到IT职业教育中来。虽然政府没有明确地提出,但是从观念上讲,很多本科教育也逐步把自己定位转向就业教育,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化。
“应该说今天这个培训市场,我觉得比以前更要难。”在加拿大,软件开发跟做勤杂工没什么区别,就是一个高度成熟的工作,不代表任何高薪、人才的概念。中国也在发生这样的变化,原来我们认为高不可攀的职业和岗位,从所谓的金领、白领向现在灰领、蓝领过渡,因为人才培养的规模很大。“我觉得这是社会成熟的一个表现,但也带来了一些新的问题”。教育也是一种投资。而现在的趋势是,整个社会,尤其对家长来讲,对教育的投入产出比在迅速地下降。比方说原来培养一个软件工程师,可能三年之后平均挣到八九千块钱;软件行业产业化以后,培养三年可能就挣到五六千块钱,这个价值下降了,但是投入的成本在提高,社会教育和生活的成本在提高。
“这也反映出我们国内职业教育还是一个不成熟的阶段。”现在的职业教育还只是教育机构和学生家长的事,不是全社会的事情。从培养一个人的理论知识和培养一个人的实际操作能力来讲,应该是培养动手能力的成本更高。但是我们国家对教育的投入,培养学生的理论知识,也就是高等教育这个理念的投入是远远大过职业教育的。这是整个社会资源在教育投入上的不均衡,职业教育仅仅是企业的事,仅仅是教育机构的事和学生的事、家长的事。
“在西方这种成熟社会,职业教育是全社会的事,有政府参与,有财政支持,有金融机构贷款,有用人企业的参与,有各种各样的福利政策来支持”。只要是能够帮助把这种难以找到工作的人变成一个对GDP有贡献的人,各方面都有政策支持,比如像德国,用人企业也会长期投入职业教育,国家有税收配套。比如在企业实习,学生可能实习一年到两年的时间,两年的工资里,企业出多少,政府出多少,培训机构出多少,都有相应的制度去保障,职业教育真正变成一个全社会的事情。
“现在IT职业教育也好,整个职业教育形势也好,整体面临一个很大的压力。” 北大青鸟APTECH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是因为抓住了岗位价值比较高的,需求量也很大的职业。从今后发展来讲,职业教育的意义不仅仅体现在这些岗位上,应该是对各行各业都有很大的贡献。
很多行业发展不起来,是因为这些岗位的价值跟培训学生需要花费的成本,跟做培训的企业需要投入的成本还没形成价值链。职业教育的欣欣向荣还仅限于一些岗位价值比较高的行业,还不能说对更多行业造成更大的变化。“所以对IT教育整个价值的认识,我觉得咱们社会还是不到位的。”
杨明快问快答
腾讯教育:你平时用QQ吗?
杨明:我不用。我基本上除了电子邮件、手机、电话外,还真没有上网聊天的习惯,也没时间。但是我夫人天天拿QQ跟她的同学朋友聊天,很上瘾,我每天限制她的上网时间。
腾讯教育:你在业余时间里会做点什么?
杨明:基本上业余生活很少,有时间就在家里陪着老婆、孩子。我是比较简单的人,没有什么业余爱好,也没有什么业余生活,所以想早点退休。
腾讯教育:退休以后你想做什么?
杨明:我比较适合做一个企业的顾问,希望我的经历能给企业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建议。并且从顾问的角度上看,我会有更多的生活。现在没有时间过自己的生活。
腾讯教育:你喜欢员工叫你杨老师,还是杨总?
杨明:怎么叫都行,关键是大家要认可你。这种认可,并不是在称呼上能够反应出来的。我觉得这些东西不是很重要,重要的事情是我得做更多的、对的事情,尽量少犯一些错误。这样的话,我相信他们不管怎么叫我,都会怀着一份认可和尊重,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腾讯教育:为什么要设置您与离职员工谈话环节呢?
杨明:想通过谈话表达两个意思。第一个是每个员工离职都是很可惜的,对企业是可惜的,对他也是可惜的,希望能够表达这种观点。第二,我们是一个传统的行业,传统的企业,传统的文化,上下级的序列相对比较明显一些。员工离职的时候没有顾虑了,我希望他能告诉我在公司工作期间,受过什么委屈,觉得哪些事情的做法、规章制度让他不舒服,我们可以去改进。如果这个员工在这个公司工作一段时间,我连面都没见过,这个不是特别的合适。
腾讯教育:公司在资本运作这一块有什么打算?
杨明:资本这个,我还是外行。但是我看到新东方上市确实也挺受刺激的。(笑)产业资本给企业带来巨大的价值和影响。我们同行里面,有一些企业在融资,IPO之后,已经开始有资本运作的手段了,去购买别的或者是发展比较好的企业,确实让我这种比较传统的人眼界一亮,原来发展还可以这样发展。我们现在也在往这个方向去走。我们也希望在IT这个培训圈子里能做一个领头羊的作用,这是一个愿望。

上海北大青鸟咨询热线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