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刻报名  上海全鼎软件培训  软件开发

江苏软件业发展调查报告-科学的选择

2010-07-28 16:38:24 作者:本站 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0

在历史的十字路口,江苏人正在实践着自己的选择。

2008年,国际金融形势一片动荡,涨价声淹没了工厂的隆隆轰鸣,经济发展频频遭遇红灯。而素以制造业和外向型经济闻名的江苏,却在一片“跌”声中看涨———软件产业成了经济发展的“硬脊梁”。上半年,江苏软件产业实现销售收入560亿元,同比增长40%%,增幅位列全国几个软件产业发展的主要省市之首。

在历史的十字路口,江苏人正在实践着自己的选择。

面对偏爱,企业选择钟情

7月4日上午,正值清华紫光软件总部迁址无锡一周年的大喜日子,温家宝总理亲自前来视察。他寄语员工:发展软件产业,一靠大脑,靠创新与集成;二靠市场,靠国内、国外市场。希望你们不仅要有扎实的知识基础,更要有勇于创新的精神,用你们的大脑开发设计出更多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他还勉励年轻员工们发扬“车马炮”精神,像“车”那样勇往直前,像“马”那样与日俱进,像“炮”那样跨越式发展。

几乎是与中关村一同成长起来的清华紫光,为什么把软件公司总部迁到千里之外的无锡?

时光倒流。2007年11月,时任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在即将离开江苏调任中央前夕,面对一手培养起来的软件产业难舍难分。临走前的那天晚上,他再次请来30多位软件企业老总,深情地说,有人说省里特别偏爱软件产业,我觉得,江苏应该偏爱软件产业,要把软件产业放在优先发展的位置。

江苏的偏爱,换来的是企业的钟情。

“江苏扶持软件产业发展的政策已经很优惠了,但是到了无锡后,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当地政府专门为紫光软件量身定做了一套政策。”一年过去,紫光软件总裁助理王向明说起这件事依然滔滔不绝。

如今,紫光软件不负众望,成为无锡第一家产值过亿的本土软件企业。

2005年9月19日,印度软件之都班加罗尔,“江苏—印度软件产业合作与发展论坛”举行。李源潮用流利的英语发表精彩演讲,回答700多名印度软件企业家的现场提问。

对省委书记亲自带队,由30位江苏软件企业家及多个政府职能部门参与的江苏软件考察团,印度人评价颇高:这么多年来,来印度考察软件的代表团不知有多少批,但活动安排这么多,看得这么全面这么专业,影响这么大,效果这么好的,还是第一个。

实际上,从省到市,江苏各级一把手都养成了为软件产业“吆喝”的“习惯”。从2005年起,李源潮、梁保华、罗志军等主要领导先后多次专门带领软件企业出访,美国、印度、爱尔兰、芬兰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而在省内软件企业的考察调研,更是无法用数字来统计。

现任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在江苏软件园吉山基地调研时,明确要求高起点规划、高标准建设软件基地:一是要理念先进。在办园模式和运行机制上有所创新,不仅生活方便,还要建设娱乐设施,建筑设计符合年轻人的审美观,形成“软件社区”的新概念。二是要设施完善。做到“九通一平”,特别是要将通信网络平台建设好。三是服务一流。要以“亲商”的理念指导一切工作,为企业提供优质高效的服务。四是要环境优美。要在不破坏原有生态环境的基础上,打造更加优美的环境。

面对危机,江苏选择反思

2008年的无锡,太湖蓝藻没有集中暴发,水质总体好于去年,但“成长的烦恼”并没有停止。

岂止无锡,整个苏南,都像处在沸腾状态中的压力锅,来自环境、资源、成本、发展的压力并没有随着蓝藻影响的减退而偃旗息鼓。

“落实科学发展观,我们面临的最大现实问题是资源和环境,这个问题的核心是我们走什么样的产业发展道路。”现任江苏省省长罗志军这样认为。

2005年的印度之行,从李源潮到软件企业家,每个人都自问:我们能不能学习印度,推动软件产业快速崛起?

回答是肯定的。第一,江苏的国民普遍教育程度超过印度,高校数量列全国第一,人才供应优势更明显;第二,经济发展水平远远超过印度,国内信息化需求远远超过印度;第三,江苏经济国际化程度很高,成为全球重要的制造业基地,这正是现代服务业发展的产业基础;第四,投资环境不断改善,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做了很大努力,赢得世界尊重;第五,全球软件服务外包的方向正在调整。欧美人不想把鸡蛋放在印度一个篮子中,正将部分软件外包业务向中国转移。

软件产业崛起,呼唤新思路。

特别是一年前那场蓝藻的暴风骤雨,席卷无锡乃至江苏全省上下。在与蓝藻的“战斗”中,江苏的发展思路也被涤清。

李源潮明确表示:宁可牺牲15%%的GDP增长,也要治理好太湖。

江苏省委常委、无锡市委书记杨卫泽8月13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21世纪的发展优势已经脱离了有形资源,而在于无形的信息流、知识流、人力资源流。我们要从工业经济走向服务经济,从劳动密集型经济走向知识密集型经济。”

2007年,除了治理蓝藻,无锡政府花了很多精力做另一件事———大力发展无污染的外包产业。还是采访那天,在杨卫泽和美国SUN公司中国区总经理薛耀焜的共同见证下,国际软件巨头SUN公司“SUN开源技术创新中心”落户太湖新城科教产业园。

面对竞争,江苏选择创新

江苏的软件产业发展可谓恰逢其时,一方面是国内经济结构的调整,发展方式的转变,另一方面是国际服务外包分工体系的重新划分。

就如同联创集团高级副总裁黄锡伟博士所说那样:“遍地都有黄金,但是谁能掘到这桶金,凭的是真本事。”

联创成立之初,用3个月就做出了一套国外大公司10个月还没完成的电信计费和管理软件。2004年,联创耗时15个月,率先开发出全新的电信BSS系统,并在国际软件巨头云集的电信软件市场上笑傲江湖,被誉为“打赢了一场中国电信市场新的软件保卫战”!

类似联创这样的例子,在江苏软件行业不胜枚举。因市场而生,随市场发展,这几乎是所有江苏成功软件企业发展的路线图。

面对国内国际市场挑剔的目光,江苏在选择软件产业的同时,软件产业也在选择江苏。

2005年9月13日,李源潮带领30位软件企业家飞赴印度,随行的每个人都在思考他提出的几个问题:为什么印度经济不如我们,却能成为全球第二大软件大国?印度软件业为什么强?我们能向印度学什么?能不能跟他们合作?

今天的江苏,关于印度软件产业发展模式是否适合中国的争论已经尘埃落定,因为江苏人已经找准定位,把握优势,走在适合江苏省情的软件发展道路上。其中的核心是两个字:创新。

江苏亨通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钱建林出差回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从销售、生产、质量到财务、库存等等,几分钟他便将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并将新的指令传达给有关部门。

要是在过去,他得花几十分钟乃至更长的时间先听取各部门汇报,再将信息逐层逐级传达。给他的工作带来便捷的是江苏金思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为其“量身定做”的ERP软件。

江苏人敏锐地发现,在江苏软件企业的背后,积累了庞大的制造业基础。

有专家曾做过估算,一个软件从业人员每年所创造的产值在30—50万元,其他行业只有5万左右。而嵌入式软件对制造业的带动效应达1∶8,也就是说投入1元发展嵌入式软件,将带动8元的制造业产出。

两组数据的一番对比运算之后,其结果将是不可估量的数值。这对于一个地区来说,重要意义不言而喻。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7月15日,罗志军在专题调研软件产业时指出:“江苏是制造业大省和出口大省,必须加快建立与之相适应的企业信息化平台,有力推动服务业、软件业、电子商务等产业发展。”

在江苏省各级决策者看来,以自主创新发展软件产业,推进全社会的信息化,已经成为历史赋予当代人的重任,并成为建设创新型省份的必由之路,和实现科学发展的重要途径。

“反思印度经验,成功的路径很多。概括起来,就是要更主动地融入全球软件产业分工体系,以国际化思维,推动软件产业大发展。”一位软件企业老总如是说。

今日的南京,远近闻名的珠江路电子科技一条街上,随处可见提着笔记本电脑的匆匆行人,或许他们就是23万软件人才大军的一分子。有资料显示,目前江苏拥有各类软件人才近23万人,这些饱含“车马炮”激情的“70后”“80后”,正在用键盘敲出一个大产业。


 

关键词:江苏软件发展

上海北大青鸟咨询热线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